颜单新闻
 首页 >>  娱乐  >>  《攀登者》背后的攀登珠峰故事:比电影更加精彩悲壮
《攀登者》背后的攀登珠峰故事:比电影更加精彩悲壮
2019-10-25 16:27:41

内容摘要:电影固然让人大呼过瘾,但电影背后真实的攀登珠峰故事,更加精彩悲壮。中国第一批登山运动员来自各行各业。《攀登者》中4名登山队员方五洲、曲松林、李国梁、杨光的原型,即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刘连满,他们本来

1923年,在挑战珠穆朗玛峰之前,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接受了《纽约时报》记者的采访。当后者问他为什么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他回答说:

“因为它就在那里。”

次年,马洛里在试图攀登珠穆朗玛峰时去世,再也没有回来。马洛里的话激励了无数探险家挑战珠穆朗玛峰。

其中有中国登山运动员。

1960年,中国登山队向珠穆朗玛峰发起冲刺,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从北坡登顶的艰难任务,将国旗升到了世界之巅。十五年后,在气象学家徐莹的帮助下,中国登山运动员方五洲、瞿宋林、李国梁和杨光再次挑战世界之巅。

这是电影《登山者》中的情节。这部电影由香港导演李仁港执导,吴京、章子怡、张毅、井柏然、胡歌、王景春和何琳主演。尽管这部电影非常激动人心,但电影背后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真实故事更加激动人心和悲惨。

让我们看看60年前的20世纪50年代。

1960年以前,来自世界各地的探险家攀登珠穆朗玛峰十多次。除了1953年5月29日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尼泊尔夏尔巴人向导丹增·诺盖和新西兰探险家埃德蒙·希拉里之外,所有其他登上顶峰的尝试都毫无例外地失败了:他们要么在登上顶峰之前返回,要么永远在登上顶峰的路上跌倒。

至于从危险的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在中国一侧),一次也没有。丹增·诺盖和埃德蒙·希拉里从珠穆朗玛峰南坡(靠近尼泊尔一侧)登上顶峰,难度系数小于北坡。

中国在珠穆朗玛峰举行过攀登活动吗?

事实上,中国早就有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想法,但由于缺乏登山人才和设备,它没有付诸实施。

让我们从头开始。

1955年,中国派人去苏联学习登山技术。1956年,苏联专家在北京八大上开设了中国第一个登山培训班,培训了第一批早期的中国登山运动员,组建了中国第一支登山队。

中国第一批登山运动员来自各行各业。《登山者》中的方五洲、瞿宋林、李国梁和杨光四位登山运动员的原型,即王福洲、龚步、瞿银华和刘连满,身份各异,与登山无关。王福洲是地质学家,龚步是解放军战士,瞿银华是伐木工人,刘连曼是消防员。

1958年,中国登山运动员在念青唐古拉山接受训练,为攀登珠穆朗玛峰做最后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确保峰会召开,中国修建了一条300公里的公路,以方便货物从西藏运输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

登山需要专业设备,需要从国外购买。1959年,在极其困难的财政状况下,国家挤出70万美元外汇,从瑞士购买了一批专业登山设备。

1960年3月,数十名中国登山运动员聚集在海拔5000多米的大本营,为峰会做最后的准备。他们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大本营和珠穆朗玛峰之间建立了三个营地来运送物资。

1960年5月17日,四名主要登山运动员出发,手持五星红旗向世界之巅发起进攻。有了充分的准备,他们可以尽可能快地轻装上阵。5月23日,他们到达了8500米外的突击营地。第二天,他们将向珠穆朗玛峰发起最后一次冲刺。

然而,第二天早上,登山队员们不久前出发了,领队许婧因为体力消耗太大而不得不撤退。曲银华,原本负责接收和拍摄,在面临危险时被命令加入团队。船长的责任移交给了王付州。

王福洲、龚步、瞿银华和刘连满继续沿着山脊前进。中午12点,他们到达了著名的“第二步”的裂缝脚下。这是一堵4米多高的直岩墙,表面光滑,没有攀爬支点。有人说即使是鸟也不能在这里飞行,更不用说人了。然而,中国登山运动员并没有放弃,他们花了三个多小时才最终踏上了“第二步”。

在“第二步”中,走了很长时间的刘连曼越来越虚弱,山势越来越严重。此外,他们没有多少氧气了。因此,刘连曼呆在一个弧形的洼地里,旁边有一块大石头,可以挡风,不会冒掉石头的风险。其他三名成员完成了最后的攀登任务。

那时,已经是晚上了。当时,探险者攀登珠穆朗玛峰时必须遵守“2点钟规则”,也就是说,峰顶必须在下午2点之前完成,否则他们必须折返。显然,王付州、巩俐和瞿银华打破了“两点钟规则”,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晚上爬山。所涉及的风险是可以想象的。

当太阳的一角完全消失后,王付州、龚步和瞿银华不得不在星光和雪下摸索前进。更可怕的是,当他们爬到8800米的高度时,他们的氧气几乎耗尽,体力也耗尽了。最后一条腿完全在冰雪上爬行,本能地向前移动...

1960年5月25日4: 20,时间凝固在这一刻。王福洲、巩俐和瞿银华终于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并将明亮的五星红旗置于世界之巅。

他们在山顶呆了大约15分钟,然后开始下山。当他们返回8700米时,他们加入了刘连曼(Liu Lianman),并使用刘连曼保管的氧气罐返回物资补给营地。他们凯旋而归。

当王付州、巩俐和瞿银华在晚上到达顶峰时,没有办法获取视频数据。因此,许多外国登山运动员质疑中国登山运动员没有成功到达顶峰。

一名英国登山运动员也来到中国检查登山的细节。当他看到瞿银华的脚因为冻伤而失去了脚趾时,他没有说一句怀疑的话。

攀登珠穆朗玛峰是一项体育运动。对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人来说,这更有意义。这意味着不屈不挠地克服困难和障碍,勇敢地面对困难,中华民族的崛起,注定永远铭刻在历史上。

[参考:登山者,王福洲:不朽的登山灵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