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单新闻
 首页 >>  综合  >>  薪火相传七十载 星光璀璨耀神州
薪火相传七十载 星光璀璨耀神州
2019-11-24 19:55:23

内容摘要:此时此刻,我们不能忘记新中国文物事业的最初核心。一系列具有开拓意义的重大事件,如文物“双效益、双效益”政策的确定,《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的实施,首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公布,都体现了文物事业勇于承

秦毅

电影见证辉煌历史

秦怡

作为一名电影演员,回顾70年的光影,我看到了中国新电影从最初开始到伟大复兴的过程,我也深深感受到了中国新电影人争取力量的铿锵步伐。

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旧中国,成长在新中国。他们都有情感基础,也就是说,他们都有中国近代史的个人比较经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后,谁不珍惜新中国?谁不爱祖国和人民?这是我所有创造性表演的基础。

我从小就喜欢表演。新中国成立后,我来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尚英工厂与新中国同龄,成立于1949年。到目前为止,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我进入工作室的第一天。那时,恰好是中国新年,每个人都在庆祝。尚英工厂位于当时的晋四庙路,现在的万航都路。每个人都兴奋得睡不着觉,等着钟敲零,打腰鼓。在上海电影厂工作后,我的第一部电影是陈丽婷导演的《遥远的爱》。时间过得很快。在上海电影厂的70年里,我感觉自己像一部电影,记录美好时光,见证辉煌历史,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

从艺术开始,我就出演了许多故事片,其中许多都是配角。即便如此,只要这个角色适合演戏,我还是愿意的。我认为如果每部戏中的临时演员都认真地把自己视为“重要角色”,这部戏的整体质量肯定会提高。因此,我愿意为整体的成功“走走”。我相信即使是最小的角色也能发出它独特的光芒。

电影是我一生的追求。我活得越老,我追求的就越多。作为一名演员,我一直想为中国电影做越来越多的事情。我一直觉得无论是痛苦还是快乐,我们都应该满怀激情地拥抱我们的事业。表演是我的职业,就像我无尽的歌曲之一。

回顾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们目睹了大量优秀的中国电影获得各种国际电影节奖项。中国电影正在实现走向世界的梦想。然而,不管中国电影走得多远,不管他们有多担心时代,也不管他们有多热爱人民,永远为社会主义和人民服务是我们所有电影人的永恒承诺。

虽然我越来越老,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少,但我想扮演越来越多的角色。因为我是电影制作人,所以我永远不会离开。

冯远

描绘当代中国人的风采

冯远

新中国的成立激发了人民的高度政治热情,鼓励艺术家努力创作优秀作品。由于新社会的广泛需求,美术事业受到重视,并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许多著名艺术家受到丰富传统文化的熏陶,并转向向他人学习。虽然他们成长在一个充满忧虑和烦恼的时代,但他们有着崇高的人生目标和艺术理想,展现出令人兴奋的艺术热情和创新的艺术才华。画家们秉承“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理念,吸收和改革西方绘画风格,将其与传统笔墨有机结合,塑造了一大批参与社会变革的人物,为中国笔墨语言人物画创作开辟了新的篇章,充满了全新的民族审美意蕴和旺盛的生命力。他们以愿景的形式塑造了一个伟大国家的时代精神和氛围,赢得了群众的热烈响应。

艺术研究的历史表明,所有的造型艺术只能通过展示人们的历史、生活条件和情感来反映一个时代。以人物为主题的绘画是最直接、最负责任的艺术形式,反映了艺术家与人和时代的关系。回顾过去,在我生命和创作经历的每一个阶段,我都通过汗水湿透的脸、眼睛和形象表达来观察普通中国人的生活感受和精神面貌。男人、女人、孩子、老人、城市和农村的富人和穷人之间没有区别。我从无数曾经尴尬、麻木、担心、悲伤、期待解脱、安慰、幸福、骄傲和满足的眼神中,读到了中国从站起来、变得富有到变得强大的变化。我还阅读了新中国过去70年里中国人民的形象和对他们面部的充分信心,这些都是通过不同时期和身份的面部表情联系在一起的。是他们无数次深深打动了我,并敦促我写《英雄交响曲》、《保卫黄河》、《生活系列》等作品。

在繁荣时期,通过我的画笔,我可以传达千千数百万中国人的心灵和身体所蕴含的故事和精神,塑造当代中国人的形象,获得认可和荣耀。

丹继祥

文物保护揭示文明

丹继祥

随着中华民族从崛起、富裕到强大的大跃进,中国也正在从一个伟大的文物国家走向一个伟大的文物保护国。此时此刻,我们不能忘记新中国文物事业的最初核心。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的文物和历史遗迹被帝国主义列强摧毁,“要么被抢劫、掠夺、欺骗和盗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结束了帝国主义对中国文物的破坏和掠夺。一系列具有开拓意义的重大事件,如文物“双效益、双效益”政策的确定,《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的实施,首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公布,都体现了文物事业勇于承担中国文化传承责任的开拓精神。

改革开放后,1982年,文化领域的第一部法律《文物保护法》诞生了。文物保护的方针政策与时俱进。文物调查、文物保护、考古发掘、文物安全监管、博物馆建设、社会文物管理、文物保护技术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新闻频繁。文物保护领域的对外合作交流亮点众多。中国在国际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进入新世纪,国家文物制度提出了促进文物发展的四项基本任务:一是建立文物保护法律制度;二是发掘文物的财政资源。三是培养文物保护人才,充分发挥科技作用;第四是确保文物安全。事实证明,四项基本任务为文物事业奠定了“四大支柱”。直到今天,直到未来,它们都是文物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全国文物事业发展的“命脉”。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着力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文物保护途径,深刻阐述了文化遗产保护的历史意义和实践价值,深刻揭示了保护、继承和利用的辩证关系, 深刻回答了谁保护、为谁保护、如何保护的当代问题,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以及文物工作的切实加强指明了方向。

春秋70年。我很自豪能亲自参与文化遗产事业。讲述一个关于中国的好故事,传播正确的保护理念,让文化遗产知识走进千家万户,让更多的年轻人感受到文化遗产的独特魅力,为提升中国文化的凝聚力和魅力发挥作用,是我毕生的使命。

冯双白

舞蹈走进成千上万个家庭

冯双白

新中国70年来,舞蹈艺术蓬勃发展,优秀作品层出不穷。舞剧《宝莲灯》、《孔雀舞》、《红丝舞》、《莲花舞》都是舞蹈先驱创作的优秀作品。在他们的鼓励下,每个时期都诞生了优秀的作品。例如,20世纪60年代的《红色女兵》、《白发苍苍的女人》、《东方红》、《丝路花雨》、《草原女民兵》和70年代的《水乡送粮》都是经典作品。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舞蹈创作一直处于井喷状态,涌现出大量优秀的舞剧。比如《风中少林》和今年获得第16届普通话奖的舞台剧《永不消逝的波浪》等。

新中国70年来,舞蹈艺术的辉煌成就与少数民族歌舞息息相关。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有56个民族和一个大家庭。新中国成立后,民族舞蹈作为一支巨大的力量得到了极大的肯定,具有真正的主导地位。

从中国舞蹈70年的发展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它的表演和艺术能力越来越受到外国观众的关注和认可。无论是芭蕾、现代舞还是民间舞,舞蹈艺术家创造的形象都与时俱进。

最重要的是,舞蹈正越来越多地进入成千上万的家庭。全国公共文化设施的大发展促进了舞蹈的繁荣。文化扶贫的深入将使更多的孩子在艺术的海洋中漫游。我想讲述一个难忘的自己经历的故事:

大约十年前,我第一次去甘肃酒泉玉门市小金湾民族学校。当我走进学校大门时,操场上所有老师和学生的集体舞蹈让我大吃一惊。从孩子到老师,每个人都在跳舞,所有的老师和学生,不是少数!那年夏天的早晨,简单的笑脸和成群的舞蹈,尽管有些粗糙,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两年后当我到达那里时,孩子们已经认识我,并为我高兴地跳舞。父母也涌入校园,愉快地交谈着。一位家长主动对我说:谢谢!我是文盲,也是文盲,但是我的孩子不一样!

新农村儿童美育工程已经在玉门地区的许多学校得到推广。农村地区有更多的孩子在跳舞。整个地区的气氛已经改变了。农村儿童,尤其是女孩的辍学率已经下降,因为她们必须学习舞蹈,因为舞蹈让人看起来很好,审美教育让人优雅!在过去的10年里,父母已经把他们的冷漠从50米之外变成了零距离的快乐对话,这让我意识到了文化扶贫的神奇力量。

谭元寿

谭门七代传承中国文化精髓

谭元寿

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北京。我的祖父谭小培和父亲谭傅莹带着我和我刚出生的儿子谭孝曾,一个四代同堂的家庭,来到前门,用红旗欢迎解放军。从那时起,谭家决定追随中国共产党。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我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剧团,为各军区的士兵表演。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我和父亲都去了朝鲜前线,向志愿者表示哀悼。在那段时间里,我祖父病得很重。我父亲最后一次去看他,被“说服”回到前线。祖父说忠诚和孝道不能两者兼得,国家大事应该放在首位。谭家世世代代珍视拳击的爱国主义。

在旧中国,京剧演员被视为地位非常低的“演员”。像我的曾祖父谭鑫培一样,尽管她为慈禧太后和皇帝演唱歌剧,深受慈禧太后的喜爱,但她总是不得不跪在那里称自己为奴隶。普通京剧艺术家甚至更谦虚。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京剧演员的地位迅速提高。他们不再是演员,而是艺术家。京剧也成为传统艺术的瑰宝和中国文化的精髓。

塔门七代能够代代相传的原因,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大力支持和关怀。新中国成立之初,我的祖父谭小培被聘为中国戏曲学院十大教授之一。我的父亲谭傅莹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批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文艺界人士之一,并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我的儿子谭孝曾和孙子谭正岩也接受了党和国家的训练,成为共产党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民间演员。

这些荣誉不仅来自谭恩美的家庭,也来自京剧。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京剧百花齐放,新事物层出不穷。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弘扬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多次提出要增强文化信心。我对传统文化非常有信心,坚信传统文化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真诚希望京剧演员发扬“拥抱温暖,携手渡江”的精神,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振兴京剧,创作更多优秀作品,造就更多人才。

姜昆

曲艺为祖国歌唱

姜昆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经常在每年的10月1日从牙牙学语开始说一句话:我的祖国一岁了,我一岁了,我和我的祖国一起长大。

Flash,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东方巨龙,冉冉升起;一个大国的风度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

我用将近七十岁的声音,和黄艳的所有子孙一起,为伟大的祖国歌唱:“东风吹动草木,万物畅所欲言”和“阳春不折不扣,万物生荣”。

谈到新中国艺术70年的发展,我想说的最多的是曲艺。

在70年的颂歌卷轴中,民族唱和歌唱艺术用人民语言和人民最喜爱的艺术形象记录了时代,记录了中国社会发展之前每一个多彩、坚实、强大的足迹。

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相声《昨日》反映了新旧社会的二元性。“好社会主义”因新曲艺而受到周恩来总理的称赞。山东快运“高粱米车”在朝鲜战争的前线阵地和后方军营到处歌唱。20世纪60年代,快板“一便士,一米,两米”体现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民族节约精神。相声《友谊颂》展现了中国的国际主义精神,中国乒乓球队和登山运动员为祖国赢得荣誉的事迹被记录在经典作品《3: 0》、《英雄颂》中。

上世纪中后期,快板书《抗洪之歌》颂扬了中国人民在面对自然灾害时拯救和重建家园的无畏精神。北京大云鼓《为后人整理河山》展示了抗日战士的爱国荣誉感。评论“红岩”讲述了革命烈士为他们的崇高理想所作的英勇牺牲。进入新世纪,大量说唱作品与时俱进,新作品层出不穷。随着改革开放,曲艺以新时代的风采,一个接一个地被压在历史的韵律上。

曲艺承载着杰作,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河北农民曲艺在巴黎中国曲艺节上获得金牌。国际幽默艺术节首次邀请中国音乐家登上国际舞台。“中国民间艺术周游世界”已经游遍五大洲30多个国家,向世界传播中国的笑声,给中国带来世界的欢乐。

70年来,伟大的祖国加强了我的民间艺术,弘扬了我国的国粹。民间艺术将永远为祖国歌唱。

梁晓声

文学与时俱进

梁晓声

在我看来,当前中国文坛呈现出以“70后”作家为骨干,“80后”作家处于准备阶段的代际格局。

“70后”作家在创作精神上与“60后”、“50后”甚至更老的作家基本相似,如对人文素质的追求、对现实生活的沉思、对时代脉搏的积极把握、对社会现象的积极洞察等。“基因”是相似的。“70后”作家的作品延续了80-90年代新时期文学的风格和特征。然而,就创作经验而言,“70后”作家的表现更为丰富。几乎所有的创作方法,古今中外,都可以在他们的作品中找到相当积极生动的实践。这是我观察到的一个新现象。年轻作家们正在汲取新中国70年文学经典的营养,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回顾中国当代文学70年的辉煌历史,不难发现忠实记录共和国发展的每一步,与人民站在一起,画人民的画像是最大的特点。《青春之歌》、《红岩》和《林雪海园》等红色经典向我们讲述了革命战争中有远大理想的人所做出的崇高理想和巨大牺牲。《三里湾》、《拓荒史》、《铁水奔流》等作品讲述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全面展开,为人们了解共和国建设者的精神面貌提供了新的教材。改革开放后,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和改革文学相继出现。《乔主任任职记录》等作品开创了一个新潮流,生动诠释了锐意进取、开拓创新的时代精神。

今天,中国文学正从“高原”走向“高峰”。文学团队日益壮大,年轻作家创作了许多优秀作品。文学的类型更加多样。除了传统的纯文学之外,网络文学、科幻文学和儿童文学近年来的流行是显而易见的。文学出版正蓬勃发展,仅每年就出版数万部小说,不包括庞大而难以计数的在线文学。海外影响力正在增加。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像麦佳和刘慈欣这样的作家很受欢迎。

作为一名作家,我认为作品与作家的文学精神密切相关。说这是信仰不是谎言。也就是说,创造者希望作品在有温度之前就有温度。如果造物主愿意被禁足,它就会被禁足。造物主关心人文素质的存在,只有这样才能有人文素质;创作者相信,只有当作品中有一定的价值时,它的价值才会具有感染力。

叶小钢

让音乐讲述中国故事

叶小钢

艺术是时代的写照,音乐也不例外。随着民国70年的发展,中国音乐已经走向世界,与人民融合,不断拓展新面孔,奏响时代的声音。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批熟悉的音乐作品相继诞生。作品《梁祝》、《红色女兵》、《我们走在路上》、《为祖国歌唱》反映了时代特征。改革开放后,中国音乐开始与世界接轨,与世界同步。音乐创作在生成中显示出新的活力。我的《星光》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首映。它用钢琴、合唱和“宇宙之声”来体现宽容、友谊和气氛的国家形象。新世纪以来,中国音乐创作在数量、深度和广度上都有了进一步的拓展和提高。就交响乐而言,今天的中国交响乐没有输给任何其他国家,在民族化和民族化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

我在一个中国家庭长大,中国古典文化的影响是不可或缺的。我也受到德国音乐的影响,在美国学习。独特的经历形成了我作品的气质。鲁迅、地平线、喜玛拉雅之光和草原之歌是我对中国文化、生活和自然的思考。我一直认为,可以流传很久并成为经典的音乐离不开家庭和国家感情的滋养。无论何时,无论何种艺术形式,家庭和国家的感觉都是激发和创造美的重要火花。

让中国音乐“走出去”,让更多的人听中国故事是我长期的努力和追求。由此创作的一系列“中国故事”吸取了中国的人文、历史、地理和风俗,并展示了精彩的中国卷轴。2013年9月,我的个人演唱会“中国故事——喜马拉雅之光”在纽约林肯中心举行。这是讲述中国故事的第一站。从那以后,“中国故事”音乐会覆盖了德国柏林、英国伦敦、俄罗斯莫斯科、印度加尔各答、秘鲁利马等地。这些成就不仅属于我,也是中国交响乐发展的印记和缩影。

70年来,中国音乐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我们音乐家必须勇往直前,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作品,永远登上高原的顶峰。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2006年9月23日版)

江苏快三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 贵州快3